翛翁

很美

觀夢人:

我在微博发了这个,写着写着觉得挺有趣的,想把目前写的整理一下发在这儿。之后再写了就编辑这条持续发。

结晶: 眼泪是小孩子和老孩子的结晶。老孩子是比小孩子还像小孩子的,所以你抢走老孩子的宇航服吧,小孩子就会和老孩子一起哭了。

锁骨: 你可以在大海的锁骨里盛一捧沙吗,等一个生死轮回,我们就有沙海了。

霓虹: 你要闭上眼睛,不要让光透过眼睑。你感受黑暗里皮肉下的血丝,像草原般生长,而霓虹藏在地表下,于心脏停滞时涌动。

火锅: 我上周请你的猫吃了一顿火锅,它说四川的火锅不好吃,并赏了我一记粉拳。我今日忆起觉得着实气不过,决定找你来评个理。

腐: 其实日出的时候,地球就开始了新一轮的腐朽。

朔风: 送了牧羊小姑娘一股朔风,多年后她寄来一柄羊骨。她说是死去的那头老羊让她托风寄来的。

精灵: “她爸爸告诉她无数回了,她枕头下面有一只精灵,她回回都转头就忘。现在倒好啦,头发被人家半夜用魔法变短了,正伤心呢。”
“你不知道她爸爸总是被她的头发绊脚吗?”

羌笛: 老狼捡了支羌笛,又叼回一个半死不活的老头。老头右眼上有道疤,醒来睁眼的时候折成了一道道波浪。老头没有去看老狼,扒着身下的草去望那根羌笛,波浪碎成了一片,从蜡黄的眼皮洒落在泥里。

作业: “我把作业撕了,就跟妈妈说是你干的,你不要跟妈妈说实话哦。”
狗张着嘴摇着尾,滴了两滴口水,算是一句抵得上九鼎的誓言。

一条线: 两只蚂蚁把一条线的两头分别衔了起来,围成一个圈。它们碰碰触角钻了进去,下一刻就挣扎在你我的虹膜里。

纷至沓来: 我去迎接纷至沓来的你了。后来树倒了,鸟溺死了,月亮连月牙也不剩了,你穿过我了。我死过一次又一次,每次都为你活着。

春雨: 你的眼镜里下春雨了,画流浪汉时戴一次吧,他只有酷暑严冬。

朔望月: 道恩在朔日离家,在望日领着一头象返家。他说,它等了一整个朔望月,太阳终于出生了。

烂叶: 人就像烂叶,是不能够拿来写信寄情的。你蘸了盈盈的墨,一笔一画写你的爱恨,写你的悲喜,写你的今昔非比,还来不及贴邮票也来不及写地址,它就已经被风吹散在岁月里。

病毒: 那天我收到来自平行世界的我发来的邮件,说那边的地球被一种新型病毒侵蚀了,她是最后一个幸存者。我看完心里实在很难受,决定出门走走,走在街上却发现眼前空无一人。我决定杀了她。

无所适从: 在第五十二个夜里,飞蛾又一次一头撞进那盏灯的灯芯。
“你怎么总是撞上来?我会努力不烧着你,可你的翅膀也已经支离破碎了。”
“因为你总是能烧死我对这个世界该死的无所适从。”

猫爪在上: “谢谢你的鱼肉。我知道你害怕老鼠,可我也只有这个了……我走的那天偷了你七厘米的红毛线,为了今天给它打一个漂亮的蝴蝶结,这样你会不会愿意收下它?——猫爪在上”

醉生梦死: 老渔夫将斗笠立在一旁,干了一杯又一杯的酒。在编斗笠的竹叶条还没长成一丝纤维的时候,小渔夫在那片海里望见了一片草原。如今小渔夫眼也花了背也驼了,海也枯了草也化成了泥。他喝干了最后一滴酒,敬他死去的草原醉生梦死的最后一夜。

崩坏: 她摇摇晃晃地与所有人擦肩而过,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歇斯底里地恸哭。人们对此充耳不闻,指指点点地谈论着又一个关于世界末日的预言,殊不知这种遥遥不可及的小概率事件,已经在她崩坏的五脏六腑中摧枯拉朽地发生过一次又一次了。

同心圆: 从呱呱坠地开始,你我就都是同心圆,过去的每分每秒都将我们从同一个起点越拉越远。只是老去的眨眼间,从松动的第一颗牙开始,你我又从那一刻起被越拉越近,被拉回起点,就如少年心事中想象的那样,一眼就望尽了桑田。

评论

热度(989)

  1. 笑笑先生🌂🍃觀夢人 转载了此图片
    百年孤独